御子茶

帕佩是世界的珍宝……

我一定是疯了,凯莉好助攻
本文毫无PS痕迹👏🏻

幼帕是天使

[帕佩]假车



自娱自乐产物……




开车被发现 系列hhh


「大概就是想混更」

——————————————————————








站在悬崖边很干脆的对身前人做了个下流的手势,快速后退转身跃下去,明明离自己那么远的人却一瞬来到了山崖的边缘,他勾着嘴角似笑非笑的用指腹蹭了蹭手里的枪。



“诶呦,永别喽。”他说。



妈的雷徳。



“啧……”
回忆勾起了疼痛,皱皱眉头咽了一口吐沫,找回知觉后为了防止拉扯到伤口只能慢慢的用手臂撑起身子。
“……靠,本大爷居然没死。”
环绕四周却不是谷底该有的样子,而是舒适宜人的房间,有些茫然的拉了拉身上的被子,身上已经缠满绷带,右腿好像是被锯掉了一般毫无知觉。
到底怎么回事……
思绪被开门声拉了回来,脖子上挂着毛巾的老大维持开门的姿势扫视着房内。
“呦,还挺精神的嘛。”老大最后将目光停在了我的身上,笑嘻嘻的凑过来揽住我的肩膀,刚洗过澡留在头发上的水珠顺着发尾滴滴答答的向下流,门外帕洛斯眯着眼睛笑容满面。
我猜两个人的笑容意义不一样……
帕洛斯走过来拍拍我的脑袋,“佩利呀佩利,你现在还活着,激动不激动,兴奋不兴奋?”
“……还行吧。”我撅撅嘴重新躺回了床上,“本大爷的腿怎么了?”我仰头瞅着帕洛斯,不过老大回答了我。
“从山上摔下来的时候骨折了,现在注射麻药可能会没知觉,已经打了石膏,不要乱动。”
“……哦,那我从那么高摔下来怎么没死?”
“谁告诉你你摔下去了?你撞到岩壁之后就晕了过去,然后,”他指了指身旁的暗色分身,“我接住你了。”
被这人救了简直丢脸死了,我咬紧下唇翻了个白眼,对他十分不友好的说了句谢谢。
帕洛斯那家伙倒是很受用,他笑意十足的吹个口哨点了点头顺便又摸一把我的头发。
我抬起右手把他的手拨弄开,有些不悦的把脸缩进了被子里,老大隔着被子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和帕洛斯一起出去了。
房间里点着昏暗的橘色暖灯,我猜测这里大概是凹凸大厅的休息房,睡意朦胧,很快我就又进入梦乡……



睡梦中突然被一股窒息感席卷着还伴随着一种奇妙的感觉,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原来是帕洛斯那家伙趴在我身上。
“呦,醒了啊。”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明明脸上那么纯良手却干着下流的事情……
“喂,你他妈放开老子!呃……”伸出手企图把身上耍流氓的人推开,不料对方却猛地抓了一把自己的命根子,吓得缩回手死死地盯着对方。
“身上还带着伤就不要乱动啊,当个乖狗狗……”帕洛斯慢悠悠的将我的双手绑在了床头起身跨坐在我的身上,“咱们来玩一些有意思的。”他的手按在我的胸口,微倾着身子凑到我耳旁吐出令我脸红的话语,像包裹着诱人糖纸的猛毒,让人深陷进去无法自拔,我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他便开心的笑起来俯下身子吻住了我。
令人窒息的吻,我不安的扭动起身子想要从中挣脱出来,不过双手被束缚着根本没有什么用,我被憋的眼眶中积满了眼泪,直到快昏过去的时候那家伙才从我身上起来。
“混蛋……”我喘着粗气有些愤愤的瞪着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是什么样的,他带着手套抿下我眼中的泪水,粗糙的布料令我感到不适,我眨了眨眼睛,看到昏黄的灯光打在帕洛斯的脸上,心里暗叹这家伙长的真是好看。
他好像兴奋的不得了,眯着眼睛勾着嘴角淡淡的看着我,我不太明白他笑容中的含义,不过反正肯定没好事就是了,我有些逃避的闭上眼睛不再看他。

“要做快做,别磨磨唧唧的。”话刚一出口,他就把我身上的被子拽了下去,虽然房间里很暖和,不过被内的温度还是更胜一筹,遇到冷空气的我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帕洛斯褪下手套不紧不慢的摸着我的胸膛,然后他俯下身开始亲吻我的脖颈,那是比较敏感的地方,我轻颤起来,他便开始低低的笑。
“很喜欢嘛,佩利。”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伸向我的内裤,不过我的小腿上还打着石膏,我不知道他会怎么办。
“少废话,别弄疼老子。”我蹬腿催促他,门外还有来回走动的声音,让我确信这房间隔音不会太好,只希望一会帕洛斯不会太坏心眼让我叫出来。
就在我神游的过程中,他已经扒下了我的内裤往我的身上到了一堆润滑液,妈的,谁知道他怎么在凹凸大赛中弄来这种鬼东西的。
紧接而来的是他的食指,帕洛斯那家伙对怎样玩我简直可以称得上是精通了,他在我的身体里摸索着然后微微的勾了勾手指……
“呃……噫!”鬼知道我多想抓过一旁的枕头捂住自己发出声音的嘴,不过我貌似做不到,我只能咬紧牙关让自己不发出奇怪的声音,帕洛斯好像看出了我的意图,他开始刻意的远离那点在别处按揉,然后他问我。
“喂,佩利,你最喜欢我哪一点?”
“最喜欢你……哪一点?”他的这句话让我愣了愣,然后我开始情不自禁的思考起来。
和帕洛斯相处的时间也不短了,每天重复着一样的生活……一起吃饭,一起狩猎,一起睡……
一起睡觉……
想到这里我脸开始微微红起来,我大概最喜欢他早上迷迷糊糊起来让我帮他梳头发的时候,本大爷打赌所有人都没见过他那个样子,真的很……很可爱?我只能想出这个形容词。
思绪回来,我望着身上这个满脸笑意的人重新愤怒起来。
“老子讨厌你。”我盯着他恶狠狠的说。他大概也猜到了我的回答,露出一个恶心的笑容。“刚才你的表情可不是这么说的,坏狗狗。”他抽出了手指,我没忍住闷哼一声,不安的看着他。
大概是弄脏了之前的那身衣服,他现在只穿了一件简单的衬衫和一条黑色的裤子,像雷王星的牛郎一样,不过倒是并没有什么违和感。
“要给不诚实的狗狗一点教训哦——”随着他的话语,我的腿被抬了起来,接着就是狠狠地贯穿。
“?!”我被突如其来的动作弄的一惊,呻吟被堵在了嗓子眼,并没有发出声音来,我浑身紧绷着不敢乱动,生怕扯动到自己的伤口,帕洛斯慢条斯理的脱下自己的衬衫扔到一旁然后开始干我,他把我的腿抬到了最高处,然后大力挺动着胯。
“唔……嗯……”我咬紧下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生怕让门外的人听见,不过帕洛斯好像十分不满意的加大力度,“喂,叫出来。”我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好,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随着帕洛斯的大力冲撞我在这个混着水声的房间里扯着沙哑的喉咙叫了出来。

“喂……佩……”
让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大概是听到我的叫喊,老大推门而入闯了进来,我和帕洛斯双双愣住,然后,然后帕洛斯吹了个口哨。
“嗨,老大。”他伸出手对老大摆了摆手,不过老大在开门的一瞬间就把门关上了,我庆幸老大的反应速度让我没有太过于尴尬,不过真的是想要死的心都有……
帕洛斯好像并没有受什么影响,很快又进入状态,顺便他还调侃了我说我的脸很红,真是……
要不是本大爷的手被绑住了我一定要揍他。
我一边受着折磨一边想着。




【凹凸/学院paro】抽风的ooc日常(8)




儿童节快乐!






依旧雷点多慎入

——————————————————————







1.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昨天一直嚷嚷着要过节的紫堂林刚醒来就偷偷摸摸的摸出手机看了一眼x信,果不其然,陆早早的给自己发了一个红包,紫堂林点开一看,十七块六毛一

“哥——”

“嗯?”

“十七块是什么意思?”

“就是调侃你十七岁还过儿童节,快起来吧,一会迟到了。”



2.


卡米尔带的饭后甜点是他喜欢的黑森林蛋糕,因为是儿童节,雷狮非要给他过节。

“真是的……”

卡米尔咬着勺子有些无奈的看着蛋糕。



3.




“衰仔,我……”


“什么……?”



“我……”



“????”


“我也想过六……”


“老姐你好意思全部说出来吗。”



“……”





“呆毛刺戳——”





4.




“嘿格瑞,你说姐姐今天一天都没提问我耶,难得没罚站。”

“可能是看在六一的份上给你个面子。”

“我才不是小孩子!才不过六一!”

“哦,金不过六一啊,那把下面的问题回答一下。”秋脑袋上顶着十字路口对上课时说话的自家弟弟说道。



5.




嘉德罗斯一进教室就看到了林良满目的装饰品,黑板上还写了(嘉德罗斯儿童节快乐)几个大字。

“……谁干……?!”自己刚一张口就被塞了个棒棒糖,雷徳还扎了两个羊角辫笑嘻嘻的看着自己……



接着雷徳就被踢回了自己班级。





6.




“佩利?”
“干什么?”

“儿童节快乐!”
“滚,你他妈才过儿童节。”
梳着双马尾的佩利将手中的布偶摔在了帕洛斯的脸上。


7.
安迷修收到了雷徳送他的六一儿童节礼物,虽然一头雾水,不过他还是收下了这份饼干。

直到下午茶时间最后的骑士吃掉这份饼干的时候……



“喂,安迷修。”雷狮叫住了安迷修。



“什么?”安迷修抬起杯子喝了一口奶茶。



“过几天的父亲节……”



“……”




8.
“唉……不知道今天要送祖玛什么……”雷徳坐在座位上自言自语的说道。

前面的安莉洁小声问他,祖玛今天并不过儿童节啊。

“不不不,今天是我和祖玛相识的2451天纪念日。”

“哦……这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当然了!”

“顺便问一句……昨天和明天呢?”

“我和祖玛相识的第2450和2452的纪念日啊!”

“哦……”





9.


每个学校的男厕所都会有令人闻风丧胆的角色。





比如正在拍安迷修换裤子的佩帕雷三人组。






10.


安迷修换裤子发现偷拍者的表情流传在各大校园网站上,不仅脸色被p成了原谅色,甚至都有直接p原谅帽的。





————————————————————







/接着望天













我都这么久没更了实在不好意思我今er看在儿童节的份上更了吧……就……ooc日常的那个?我感觉我虽然有五百粉但是怎么感觉一半都是僵尸粉呢「哭唧唧」

【雷卡】星


和寡言言一起联文!


非常的开心,于是写了并不甜的甜饼!




雷卡粮多起来吧!





——————————————————









  晚间的风有点大,雷狮迷迷糊糊的从床上醒来,他记得他是有心事的,比如——看看卡米尔在不在。

  果然,身旁空落落的一个人也没有,被那人躺过的地方也已经没有了余温,看样子对方已经离开多时了,雷狮抓起外套披在身上踏着拖鞋走进了客厅。
他当然是放心卡米尔的,而且卡米尔夜行的目的他也是知道的,雷狮拉开冰箱门随手拽了一瓶啤酒出来,目光被无意间扫到的夜空吸引过去,他眯起眼睛打了个哈欠向阳台走过去。

  自打参加凹凸大赛,也没时间观察凹凸星球家喻户晓的美丽夜景,难得清醒过来可以仔细欣赏欣赏这极致的景象。果不其然,甚至比别人说的更胜一筹,那些耀眼夺目的,自带光芒的星球成了夜空中的主角,不少闪烁着的星云为这五颜六色的行星增添了神秘的色彩,时不时划过的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突然出现,又不经意的消失。雷狮在这片令人眼花缭乱的星图中寻找着什么。
  “真是不起眼啊……”他嗤笑着用拿酒瓶的那只手指了指远处一颗自身不发光,却被其他星球照亮的小星星,“雷王星。”
  “你说卡米尔为什么会突然这样呢?”好似自言自语,又好似对着他的母星发问,雷狮喝下最后一口啤酒低头笑起来。

  卡米尔皱着眉头摘下自己染血的手套,伸出手去拍打因为打斗而粘在衣服上的泥土和灰尘,他衣服上的血液干涸前散发令人作呕的腥味还没有随风散掉,为了腿上那处较深的已经简单包扎过的伤口着想他不能飞快的跑回基地把衣服清理干净,无奈之下只好忍着想要把外套扔掉的冲动一步一步缓慢的前进,而从他所在的地方回到基地还要走很远。
  因为很久没有见到光亮而显得苍白的手再次点开终端,扫了眼时间,还有两三个小时天就快要亮了,如果天亮前回不到大哥身边一定会给他造成麻烦的。如果想要立刻回去,就要花费大量的积分,就会用掉他刚才打出的积分,那么他出来浪费在大赛中宝贵的睡眠时间不但没有什么收获还带回了一身伤是非常不划算的,这么想着,卡米尔的眉头不由得皱的更深了。

  明明是想多刷些积分去提高排名证明自己的能力,结果却变成了这样,自己真的很没用吗?

  停下步伐随手手摘下帽子抬起头仰望起头顶的星空,现在不如转移注意力放松下心情想想怎么跟大哥解释自己身上的伤,反正天亮前是一定回不去了。本该如头顶星空那样璀璨的蓝色眸子此时失去了它应有的光芒,在一片寂静与黑暗中陷入了思考。

  平常这个时间雷狮都会躺在床上静静的等着卡米尔回来,自家弟弟也总会在固定的时间带着一身血腥味出现在门口轻声说句“我回来了。”并且小心翼翼的回到床上盖好被子,他以为他把一切都隐藏的很好,背着雷狮也好,跑出去刷积分也好。其实不然 ,他不知道雷狮这个大大咧咧的人会细心的在意自己,雷狮在他熟睡后把他揽进自己怀中,明明发现了弟弟脸上的小伤口和不经意之间上涨的积分却不能理解其中的意思。
他觉得不能再拖下去了,应该同卡米尔好好谈一谈,    

  青春期的男孩子总是难以理解的,他们懵懵懂懂,有着自己不成道理的想法,当哥哥的当然要理解他认可他,雷狮坐在客厅里内心复杂的等着卡米尔,对方晚上行动明显是不想让自己知道,不过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还有两三个小时就天亮了,卡米尔早应该回来的,自己却没有等到他,这让本就有些烦躁的雷狮更加按捺不住性子拎着锤子穿上运动鞋向门外跑出去。

  歇息过后卡米尔的体力已经恢复大半,头脑也更加清醒了起来。排除了无数不合理的借口后卡米尔终于找到了对他来说近乎完美的理由:为了以后买蛋糕不浪费海盗团的积分。也许放在别人身上这就是个毫无逻辑的谎言,但放在卡米尔身上却是合情合理。
  毕竟没有人不知道雷狮海盗团的军师有多喜欢甜点。
这个时候大哥应该已经醒了,这卡米尔其实是知道的,毕竟大哥很敏感自己身上的血腥味,卡米尔还记得上次外出胳膊上擦伤了一道伤口被他掩藏了起来但一进门刚才处于两三米外的雷狮就飞快的赶过来还拿来了医药箱。那么连续好几天的血腥味消失了也会察觉到吧。
  最关键的还是,大哥天天都会在自己陷入深思后把自己搂进怀里,大概以为自己睡着了吧。但从这个动作就知道大哥明显已经醒了。
  不过为什么大哥他明明知道自己出去了却不阻止也没问干什么?这点卡米尔不是很理解,他已经编了很多借口准备解释了,但是却迟迟没有等到责问。
  卡米尔不认为雷狮会在意自己的感受,给他处理伤口什么的大概是兄弟的原因。但他肯定会在意血腥味的来源,这是关乎到海盗团内部的问题。
  但雷狮就是没有问。
  这让身为军师的卡米尔也感到疑惑了。或许他该去问问大哥了吧,外出的理由已经编好了,不用担心雷狮问他,虽然鬼鬼祟祟外出的他反问什么都知道但却装不知道的雷狮着实奇怪。
  再次抬头天已经没有之前暗了。

  该走了。

  不得不说终端是个很方便的东西,虽然雷狮对终端的使用不像卡米尔那么熟练,但也不会差太多,起码队友跟踪系统他还是能找到的。夜晚的风有点凉,吹得树林里的树叶沙沙作响,天空照的小路还算明亮,凹凸星球绚烂的夜空和奔跑的俊气少年相结合起来确实算得上是一副美景,不过此刻雷狮可没心情自我陶醉。
  通过终端来看,卡米尔应该就在这不远处了,雷狮左右看看,最后跳到树上四下张望着,虽然没有看见自己个子不高的弟弟,不过远处浓重的血腥味引起了他的注意,抬头顺着那里看过去,果不其然,一个拖着  红色围巾的身影在黑暗中缓慢的前行着。
  雷狮三两步跃下树向前方快速移动过去,穿过茂密的灌木,忘记了脸上被树枝划伤的疼痛,扒开厚大的叶子向小路探出头。
  风变大了,卡米尔听到树林传来的声响并没有过多的在意,仍然低着头向前走,直到他被一个温暖的身体抱住。
  “卡米尔……”身后的人用平淡的声线叫着他。
  “大哥。”卡米尔应着雷狮。
  雷狮的手顺着卡米尔的腰向上移动着,他将他的下巴扳过来让人的目光对着自己。
  “大哥纵容你的结果就是这样?”雷狮用指腹摩擦着对方脖颈处的伤口有些不悦的低头询问着。
  雷狮生气了。
  卡米尔打了个激灵转身将脸埋进了围巾里,“不……大哥……”
  “唉……”雷狮看了他良久,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将体力耗尽、一瘸一拐的卡米尔拉到小路边的一块大石头上休息。
  裁判球被叫来为卡米尔做了简单的处理。
  风渐渐小了,两个人就一言不发的坐在石头上肩膀相靠互相传递着温度。
  星群就像一把碎金,撒在了漆黑的夜幕上。
  你看,雷王星。雷狮说。
  卡米尔点了点头,向那地方望去。
  同雷狮一样,卡米尔也觉得这颗星星不起眼,就宛如……就宛如大赛中的自己一般。
  “大哥,我会努力变强的的。”他的发丝随着微风飘动,  碧蓝的双眼比夜空中的星还要闪耀。
  雷狮惊讶于弟弟的言语,随即明白了什么似的笑着用额头抵住了对方的额头。


  “大哥等着你那一天。”






————————————————————



@吃了药的寡言 嘿嘿

【凹凸/学院paro】抽风的ooc日常(7)









涉及雷卡,雷安雷,帕佩,德祖,紫堂兄弟






依旧雷点多慎入

——————————————————————







1.
雷狮和佩利在操场上闹的时候撞倒了正在泡面准备去食堂吃的帕洛斯,三个人摔倒之后和泡面搅拌在一起。

“烫死老子了!妈的佩利都怪你!”

“为什么怪大爷我啊……红烧牛肉味的!”(舔嘴角)

“你们从我身上下来……”

帕洛斯说着拧了一把佩利的大腿根。



2.
金考了班级第一,激动的从椅子上跳起来。

“大家,成绩单印反了,排名从下往上看。”

秋敲了敲讲台。



3.
雷狮感冒了一周没来上课。

“那个,丹尼尔老师,你已经抱着流动红旗一天了,求你让我把它……挂……在……班级……门口……”

安迷修扯着流动红旗企图把它从丹尼尔怀里拽出来。



4.
“啊切!”

雷狮的感冒还没好。

“都怪佩利上次把洗澡水调的太冷改的老子和帕洛斯都感冒了……”

一旁的帕洛斯无奈的耸耸肩。

“……可是老大是你把热水管踩爆了啊。”

“啧。”



5.
金又骰输了,答应请凯莉吃午饭。

“油炸花生米,热汤面,炖白菜。”凯莉在食堂的菜单上圈几个圈圈。

“哇凯莉,你居然……”(感动)

“除了这几个剩下的各来一份。”

“……”




6.
安迷修的滑稽脸抱枕在他吃午饭回来之后就不见了,然后他在雷狮的屁股下面找到了他的抱枕。

“雷狮!!那是抱枕!!!!!”

“老子感冒了,身为班长不应该特殊照顾一下吗?”

“……对啊……不对!!!”



7.
帕洛斯给了佩利一个弹力球,佩利在操场上玩的不亦乐乎,帕洛斯安静的坐在一旁的长椅上看着。

“唉,这场景就好像遛狗的主人一边休息一边看着自己的大狗狗,成就感十足。”

路过的维德看见佩利手中的球跟他家安特玩的一样的。

“我记得旁边的宠物店有卖的……”




8.
紫堂陆上课值周的时候看见紫堂幻和紫堂林在桌堂下面一起PK游戏。

到底要不要扣分他已经纠结了一节课了。

“唉……”

他小声敲了敲窗户瞪(自认为)了两个人一眼。

林:“看见没,大哥多温柔。”

幻:“他八成猜到了是你怂恿我玩的……”





9.
中午卡米尔安静的在丹尼尔班门口等雷狮。

“呦,卡米尔?”雷狮大老远就看到了自家弟弟。

“大哥,感冒药,你忘带了。”

卡米尔将早上在垃圾桶里发现的感冒药瓶当着雷狮面捏变形然后微笑着递给了他。

“哦!我的弟弟!【英腔】我会记得吃的!”雷狮感动的拍拍卡米尔的肩膀。



雷狮又因为没及时将药片咽下而被苦出了眼泪。





10.


“祖玛!我看好多人都感冒了!我给你做了爱心板蓝根——泡面!”


“……”




————————————————————




/望天
















【帕佩】帕佩相性一百问!【下】

接着上午更完……

反正就是特别没营养……

特别ooc

特别……

我开心就好……bushi


————————————————————————




51 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帕:是攻哦。
佩:本大爷才是攻!!话说攻是什么……
帕:啊,就是在下面的那个。
佩:哦,那我不是攻。
帕:【点头】

52 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佩:【已经完全看不懂题目ing】
帕:这种事还需要决定?

53 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佩:指哪方面?
问:床上。
佩:……不是很满意
帕:不是很满意那就是相当满意咯?
佩:……

54 初次H的地点?
帕:umm……我记得好像是野战来着……
问:初次就这么劲爆,真不愧是帕洛斯。
佩:???【智商持续下线】
问:就是第一次,第一次啦……
佩:……

55 当时的感觉?
佩:其实本大爷是拒绝的
帕:不过拒绝无效

56 当时对方的样子?
帕:还是因为不听指挥弄的伤痕累累的,我一气之下就做了,表情隐忍,总之很不错【喝水】
佩:你不觉得前后完全没关联吗?【抢水瓶】
帕:没有啊。

57 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帕:他做完就昏过去了诶……
佩:你还好意思说。

58 每星期H的次数?
佩:………………
帕:很多哦

59 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帕:这个可不好说……【思考】
佩:我希望一次也没有。

60 那么,是怎样的H呢?
帕:很多都还没尝试呢,比如……
佩:哇啊啊啊啊啊啊————————
帕:【捂嘴】安静点

61 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佩:……腰?
帕:大概是颈部。

62 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佩:这本大爷还真不知道。
帕:你刚刚不是知道了吗。
佩:【点头】
帕:这家伙全身都很敏感啊。

63 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帕:秀色可餐
佩:……【词穷】

64 坦白的说,您喜欢H么?
佩:讨厌!讨厌!十分讨厌!
帕:【瞥】我倒是挺喜欢的。

65 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佩:这家伙什么地方都敢弄。
帕:嗯哼

66 您想尝试的H地点?
帕:我说佩利,你想不想试试在冰原上……
佩:不想,下一个

67 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
佩:都会洗……
帕:洗澡的时候也会洗哦
佩【想起不可描述的东西】

68 H时有什么约定么?
帕:有啊,一辈子做我的狗。
佩:别自顾自的说,老子可没答应!

69 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帕/佩:并没有

70 对於「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您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佩:【爱情太深奥,不懂】
帕:赞同。

71 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您会怎麽做?
帕/佩:真的假的……

72 您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帕: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啊。
佩:……【都会超不好意思】

73 如果好朋友对您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您会?
佩:我觉得打架更有利于排解寂寞!
帕:umm,看情况哦?
佩:……【望】
帕:【笑】
佩:……【望】
帕:逗你的,真没办法。

74 您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
帕:还好
佩:并不

75 那麽对方呢?
帕:这方面会显得很笨拙
佩:他倒是很擅长……

76 在H时您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帕:啊,他现在h时说的话已经够中听的了【笑】
佩:都,都是你逼本大爷说的好吗?!本大爷希望你什么也不要说!

77 您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帕:双眼通红还咬着牙不肯出声的时候,不过最后还是会老老实实叫出来呢。
佩:……有时候会很温柔的表情,不过挺少见的
帕:【沉默】

78您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帕/佩:不可以

79您对SM有兴趣吗?
帕:兴趣浓厚。
佩:……不感兴趣。

80 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体了,您会?
佩:我真是谢谢他了……
帕:等不到那一天的。

81 您对强奸怎麽看?
帕:【干过的人的沉默】
佩:【跟着沉默】
佩:……过分。

82 H中比较痛苦的事情是?
佩:都不打招呼就进来!疼!疼死了!
帕:安静一点。

83 在迄今为止的H中,最令您觉得兴奋、焦虑的场所是?
帕:第一次野战。
佩:【表示已经不想答题了】

84 曾有过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佩:没有!没有!
帕:有吧,上次和老大他们喝醉了……
佩:啊啊啊啊啊闭嘴——————

85 那时攻方的表情?
佩:切,本大爷不记得了。
帕:我也不记得了。

86 攻方有过强暴的行为吗?
帕:有过哦。
佩:有过。

87 当时受方的反应是?
佩:反抗无效……

88 对您来说,「作为H对象」的理想是?
帕:老实听话的狗狗
佩:理想对象?没有……

89 现在的对方符合您的理想吗?
帕:十分符合
佩:勉强……

90 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
帕:有哦
佩:本大爷讨厌你那些玩意
帕:可是你不是蛮享受的嘛
佩:并没有!

91 您的第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
帕/佩:刚参加凹凸大赛的时候。

92 那时的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
帕/佩:是

93 您最喜欢被吻到哪裏呢?
帕:这家伙很少会主动吻啊……
佩:哪里都讨厌。

94 您最喜欢亲吻对方哪裏呢?
佩:都讨厌!
帕:都好哦。

95 H时最能取悦对方的事是?
帕:不说刺激他的话,他的反抗程度就会差一些
佩:叫出来……

96 H时您会想些什麽呢?
帕:什么都想,比如明早吃什么。
佩:一般都是骂他的话。

97 一晚H的次数是?
帕:看心情
佩:……看他心情

98 H的时候,衣服是您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脱呢?
帕:都有过,不过一般是打架时候扯掉的
佩:……

99 对您而言H是?
帕:调教狗狗必不可少的事情。
佩:讨厌的事情。

100 请对恋人说一句话
佩:啊啊啊终于完事了,累死老子了!【揉肩膀】
帕:佩利,
佩:啥?
帕:问卷答的很好哦,咱们回去吧,奖励你。
佩:……





——————————————————


液。